• 集团(股份)网站 简体 | 繁体

能源革命的体制层面转型:电力市场交易、综合能源服务

时间:2019-01-09 信息来源:电改 字号:[ ] 分享

清代末年,面对内忧外患的挑战,中国开启了艰难的现代化转型,李鸿章总结为“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”。

这种转型是在三个层面上展开的,首先是器物层面,模仿西洋的船坚炮利,建立新军,谁知道甲午一战,让国人知道仅有器物层面的转型是不够的,于是自维新变法开始,寻找制度转型的道路。更深层的是在学问层面的转型,于是才有了以五四运动为代表的思想启蒙。

能源行业的转变,国内的提法叫做“能源革命”,个人认为也是整个能源行业三十年未有的大变局。

其实也是器物、制度和学问三个层面的转型,如下图所示:


与中国近代的转型类似,器物层面的转型是最直接也是最容易理解的,这也是很多企业关注光伏、储能、微电网的原因。

但是没有学问和制度层面的转型协调,仅有器物层面的转型是不够的,比如储能,如果没有完善的电力交易制度配合是无法可持续发展的。

在制度层面的转型,个人认为主要是电力市场交易和综合能源服务这两个领域,而且两者某种程度是相辅相成的,如果没有综合能源服务领域的“需求管理和负荷响应”,市场缺乏了需求侧调节手段,也是很难健康发展的。

当然最难,也是最深层的是学问理念的转型,这就是能源行业长期以“资产”为核心的生活运行管理方式,转向以“客户”和“用能服务”为核心的服务运营,其本质是从“敬重设备”,转向“敬重员工”,以服务实现差异化。因为能源从本质上说是很难有差异化的客户体验的,比如水、热、气、电,产品本身是无法差异化的。而只有通过能源服务才能实现差异化,就像海底捞把最难差异化竞争的火锅,变成了客户体验门槛很高的服务一样。

(责任编辑:刘元秀)



【打印】 【关闭】
浏览次数: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